《我是一座山》背后真实的张贵梅是什么样的?

日期:2023-12-04 13:51:29 / 人气:33

《我是一座山》背后真实的张贵梅是什么样的?《时代作家贤浩》上周,中国上映了多部新片。比如《风声》的导演之一高的谍战新作《刀尖》、的百年献礼动画《星愿》,还有和周迅联合主演的《穿越怒海》。其中一部在正式上映前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议,那就是郑大胜和金扬执导的由克里斯蒂娜主演的传记片《我是一座山》。这部电影是根据“七一”奖章获得者张贵梅的真实故事改编的。张贵梅建立了中国第一所女子免费寄宿高中——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,帮助许多山区女孩改变了命运,并一度被评为2020年感动中国的人物之一。
所以《我是山》在改编之初就备受关注。影片放映后,部分情节引发网友讨论和质疑。影片上映首周末,内地票房收入5400万元。人们对这部电影的标准有不同的看法。等观众进了电影院,他们会给出公正的评判。但没有人否认影片中原型人物的魅力。在电影上映之际,时代君想带你再次走进张贵梅总统的世界,感受信仰的纯粹力量。
01.痛苦的转变
1957年,张贵梅出生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。她妈妈生她的时候,她已经快50岁了。她是五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。17岁跟随姐姐到云南支援边防建设,26岁成为中学教师,31岁认识爱人董,两年后与董结婚。
张贵梅39岁时,她的丈夫死于癌症。次年,她申请调到华坪民族中学任教,同年被查出子宫肌瘤。44岁时,她志愿担任华坪儿童福利院(孤儿院)院长;51岁时,在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建成了以她为校长的华坪女子中学。
这个简单的人生总结包含了张贵梅清晰的心路历程。张贵梅童年时失去了母亲,青年时失去了父亲,中年时失去了丈夫,没有孩子,但她并不为自己感到难过,让自己的生活陷入阴郁和黑暗之中。这不仅与她对爱情的体验有关,也与她从内心汲取力量有关。虽然她的父母过世了,她也曾经住在哥哥姐姐家,她也有依赖别人的感觉,但是作为一个老女人,她还是得到了很多家人的照顾。
她的丈夫出生在大理喜洲四大世家之一的董家里,是喜洲一中的校长。大多数时候,丈夫做洗衣、做饭、打扫卫生等所有家务,把张贵梅最爱吃的零食藏在家里的每个角落,用七弦琴陪张贵梅在月光下唱歌。丈夫去世后,张贵梅在深深的痛苦中度过了整整一年。一年后,她申请了工作调动。
到了华坪县后,当地学生的贫困深深伤害了她。有的人冬天穿破烂的凉鞋,有的人用开水吃生米,有的人要走几个小时才能出去读书...最初的逃避和放逐,渐渐变成了大爱和责任。办一所女子高中,是她改变山区贫困孩子命运的有效途径。很多人都劝她,现在已经不适合男女分班办学了,但在张贵梅看来,女孩的教育可以改变三代人。她经历过爱情,知道爱情的美好,所以她想把爱奉献给这个世界;她经历过痛苦,知道痛苦的辛酸,所以不希望痛苦蔓延到贫穷的全身。
02.关于争议
张贵梅也遇到了争议。2018年,一个华坪女子高中毕业的学生,想给母校捐款。在知道这个学生是全职家庭主妇后,张贵梅非常生气,甚至在她丈夫面前叫她滚出去。意思是学校这么辛苦把你弄出来,不是让你做全职主妇。此事在被报道的当年就引起了热议。一些人质疑张贵梅歧视家庭主妇。毕竟全职主妇也是女性的选择之一,并不代表幸福和缺乏自我。但如果你仔细了解张贵梅,你会知道她说的是华坪女中的学生,而不是否定所有全职家庭主妇。
当媒体问她你希望学生成为什么样的女性时,张贵梅会说,女性又被提到了,算了吧。在张贵梅的心目中,她不想强调女性的性别。女性的教育更能抵抗贫困的侵蚀,这只是客观现实,与性别本身无关。所以与其说她关注特殊群体的女性,不如说她关注特殊群体的人。
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节目《讲述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——有一天,一个女孩到华坪女子高中的办公室找到张贵梅,问她能不能来这里学习。因为在交了几千元的学费、书费、住宿费等杂费后,家里实在没有钱支持她以后的学习。张贵梅去找女孩的班主任核实情况,现在她决定自费接收这个女孩。
第二天,张贵梅去了女孩的家。女孩家被围墙围着,父亲患有精神分裂症,她的土房颤巍巍地矗立在大山里。张贵梅此刻很想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对方。她难过极了,走到一边说,怎么了,生活一直这样...
由此可见,张贵梅想要拯救的,不仅仅是这个不请自来的女孩,还有女孩的爸爸妈妈,还有所有被这个家庭困住,被这个贫穷吞噬的人。张贵梅让女高中毕业生飞出去,再也不回来。不要想着回报学校,背负这么重的负担。她希望学生出去后,对人民、对社会有用,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。
这个时候,如果再回到当初的全职主妇之争,一切就都清楚了——华平女性水平高的学生不能做全职主妇,这与女性身份的多样性和女权无关。关系到他们走出什么样的泥淖,到达什么样的风景。精神力量

华坪女子高中成立15年,已招生近2000人。几乎每个学生,张贵梅,都会进行家访。家访是为了亲自确认家庭状况,因为华坪女子高中只招贫困生。有一次,一户人家,女儿高三了,父母却把还在上初中的儿子送去补习班,留下女儿在家掰饼。张贵梅非常生气,但家里人说,现在缺少种田的人。张贵梅当场拿出400元,让他们雇人把高三女生接回学校。
这并不意味着张贵梅很富有。相反,她一直缺钱办学。女子高中成立前,张贵梅拿着自己获得的奖杯和证书,上街“化缘”,希望大家捐一点,积少成多。然而她却屡屡碰壁,被人辱骂,鄙视,甚至被狗咬。学校成立后,汽车厂看到张贵梅一家翻山越岭,实在难以启齿,于是决定捐车。但是张贵梅不想要它,她说,或者捐钱。我还得留着车,要花钱的。张贵梅被查出患有20多种疾病,一度病危。抢救前,她告诉身边的人不要办葬礼,要把我的丧葬费全部捐给学校。虽然她需要到处筹钱,但她还是能意识到贫穷是一种隐私。她不允许人们称呼女高中生为差生,而是“山里的姑娘”。
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出,张贵梅早已脱胎于她个人的命运,一种高贵的、社会的精神力量正不断地从她的内心流淌出来。这种力量也直接流淌在华坪女中的日常生活中。在学校,学生上课纪律严明,课间活动,用餐,打扫卫生,晚自习,睡觉,看起来很压抑,很压抑。
但是,如果你看过校园里的那一幕,你就会知道,那一幕其实充满了活力,充满了青春奋斗的高昂气势。因为从校长到老师,从老师到学生,一切都是统一自发的,一切都沉浸在一个清晰的视野中。课间活动时,学生会唱红歌,鼓励即将毕业的学长:加油,上清华!加油,去北大!清华北大是张贵梅的夙愿。她经常说:要是清华和北大能出一个就好了。有一次,张贵梅病重,一个女生对她说,你好好保重,我给你考个清华。后来这个女生上了浙大。高考前,她把所有教材背了四遍。张贵梅知道背课本很难,但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忍受。显而易见,这所学校从女子高中成立至今,一直和张贵梅一起沉浸在一种高洁的信仰力量中。正如女子高校的校训所说——我生来是山,不是溪。
我想俯视群峰之巅的平庸沟壑;
我生来就是一个杰出的人,而不是一个污垢,
我站在伟人的肩膀上,鄙视卑微的懦夫。"

作者:奇亿娱乐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奇亿娱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