轮到张一鸣“拯救”旺达并交朋友了

日期:2023-06-25 17:37:49 / 人气:95


在再次遭遇困境后,万达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互联网大公司。潜在的白衣骑士是张一鸣和他身后的Tik Tok。
5月31日,多家媒体报道Tik Tok拟10亿元收购支付公司快钱,获得线下银行卡收单牌照全国运营权。知情人士透露,这个价格还有讨价还价的空间。
Tik Tok随后回应称,该消息不实,只是初步接触。万达集团没有回应。
虽然在C端用户中知名度不高,但快钱是中国在线支付电路的第一波玩家。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,2011年获得支付牌照。目前主营互联网支付、手机支付、银行卡收单,牌照有效期至2026年5月。
2014年底,当时正处于巅峰的万达斥资3亿多美元收购了快钱近70%的股份。凭借稀缺的牌照资源,快钱迅速成为万达金融板块的核心资产之一。
王健林曾经对万达金融寄予厚望,认为这个板块的市值和收入会高于万达商业。然而,2017年前后万达集团陷入危机,王健林开始退出金融领域,出售非核心资产。基础好的快钱首当其冲。
2018年以来,快钱转让事件多次被报道,JD.COM科技(原京东数码分公司)、苏宁、中石化等巨头均被卷入其中。但时至今日,靴子始终没有落地。
如今,随着万达再次面临流动性紧张,快钱“结婚”也再次加速。这一次,手握重金的Tik Tok成了潜在的接盘者。
如果万达最终与Tik Tok走到一起,这不会是一个意外。过去十年,每当万达陷入泥潭,总能从互联网圈找到强有力的援手。
比如2014年,国内电商行业正在腾飞,万达、腾讯、百度组成“腾百万”,计划投资50亿,试图在电商市场杀出一片天空,推动万达商业生态线上线下融合。
再比如万达2017年后向轻资产转型。阿里斥资近47亿元收购万达院线约13%的股份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对于当时特别缺钱的万达来说,这笔巨款可谓雪中送炭。
2018年初,腾讯作为主发起人,联合苏宁、JD.COM、融创向万达商业注资340亿元,换取其约14%的股份。这笔钱消化了万达股份回购的高额成本,让刚刚开始大转型的万达避免了因对赌失败而“还没来得及征服就已经死了”的窘境。
然而,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JD.COM等互联网公司投入万达的真金白银,并没有给各方带来足够丰厚的回报:
“腾百万”联盟不到两年分崩离析,万达电商轰然倒塌;阿里在万达院线的股价是每股51.96元,现在后者的股价常年在10元左右徘徊;腾讯领投的340亿元股权投资,伴随着新的对赌协议。万达商业管理(由万达商业更名而来)在多次仓促IPO失利后,正逐渐成为悬在大家头上的巨型炸弹。
如今,万达再次陷入发展瓶颈。但在旧账尚未结清的情况下,万达很难说服老朋友继续掏钱。似乎只有Tik Tok这个新生的巨人有能力和意愿来拯救世界。以一亿元的低价把快钱卖给Tik Tok,可以看作是伸出橄榄枝问路。
01
面对互联网,万达当初的态度颇有“诚信”之感。
2012年底,王健林在一次公开活动中与马云打了一个著名的赌:到2020年,如果中国电商市场份额超过50%,王健林将输给马云一个亿;相反,马云输给了王健林一个亿。
虽然王健林很硬气,但万达已经注意到国内消费市场不可逆转的变化,提前做了一些布局。两位老板围绕电商增长上限的对赌,更像是万达有意释放的烟雾弹。
今年天猫双11的GMV首次突破100亿元,相当于万达集团当年营收的1/14。万达商业地产遍布全国,必须认真对待互联网对线下零售的强烈冲击。
早在2012年5月,万达电商正式成立,并配备了来自谷歌、阿里等公司的高管。一年多后,Wanhui.com上线,试图围绕万达广场打造O2O生态圈。
然而,定位模糊的Wanhui.com从未真正进入主流视野。万达电商迅速陷入人事动荡,CEO和首席运营官相继被更换。与此同时,阿里、JD.COM和其他公司仍在大步前进。
到2013年底,王健林主动放弃与马云的对赌合同,宣称“两个行业和谐发展,都能过得很好”。另一方面,万达开始寻求联手互联网巨头再次打电商。
半年多后,BAT的另一极腾讯和百度成为万达的新盟友。
2014年8月,万达宣布与腾讯、百度达成合作,三方共同投资50亿元成立樊菲电子商务。其中万达持股70%,腾讯、百度各持股15%。
当时腾讯和百度都希望在电商领域有所作为,阻击阿里。对于以万达为首的樊菲电商,两大巨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。马和都出席了发布会,并与王健林热情握手。
“腾百万”联盟后,号称5年内投资200亿,打造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公司。这种宏大的愿景是如此的吸引人,以至于在一年后的万达商业年会上,王健林将电子商务定位为集团未来的支柱产业之一。
然而,三巨头的仓促联姻并未开花结果。与Wanhui.com类似,樊菲电商高开低走,表现惨淡。2016年,腾讯、百度相继退出“腾百万”,万达电商成了独角戏。
令人意外的是,根据樊菲电商的一份声明,受“综合因素”影响,樊菲电商完全由万达出资,腾讯和百度实际上并未投入任何资金。
自此,被迫回归“娘家”的樊菲电商每况愈下。2017年,王健林个人继承这个生意失败,后悔投入太多钱;2020年6月,樊菲电子商务公司注销,音乐结束。
显然,万达在电商领域吃了大败仗,错过了一整个电商时代;腾讯和百度的同床异梦似乎是这次失利的原因之一。
然而,三巨头的业务并不仁慈;在万达接下来的严重危机中,腾讯成了万达最重要的救命恩人,甚至一度口头PK的阿里也伸出了援手。
02
几乎在大举进军电子商务的同时,王健林喊出了“超越迪士尼”的口号。
在2015年的年度工作会议上,王健林给万达旅游定下了一个目标:五年内超越迪士尼,成为全球最大的旅游企业。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宣称,“有了万达,上海迪士尼10到20年都不会盈利”。
王健林判断的理由是,中国大陆只有一个迪士尼,而万达可以在全国开15到20个文化旅游综合体,正所谓“一只好老虎管不住一群狼”。
瞄准迪士尼的“狼群”战略是万达当时肆意扩张的一个缩影。鼎盛时期,万达在世界各国购买资产,背后似乎有无穷无尽的资金。
这一系列动作并没有让万达超越迪士尼,而是埋下了一个巨大的地雷,在多重内外因素的影响下,于2017年爆发。万达似乎瞬间陷入了资金链危机,站在了悬崖边上。
整个2017年,万达都是在“瘦身求生”中度过的。今年7月,万达商业分别向融创和R&F出售13个文旅项目91%股权和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,募集资金近640亿。这笔钱显著提高了万达的流动性。
但问题是,当时的万达商业还有一个巨大的坑等着去填。
2016年8月从香港退市,对外融资数百亿元,完成私有化。根据与投资人签订的对赌协议,如果万达商业未能在2018年8月前登陆a股,需要连本带利回购全部股份,总金额为344.5亿元。
对于流动性极度紧张的万达来说,这笔钱是无法承受的。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了:在deadline之前,完成国内主板上市。但考虑到当时a股“过会”的难度和万达集团自身的问题,能否如期达成目标还很难说。
2018年初,老朋友腾讯终于来了,340亿救命钱。
今年1月,腾讯联合苏宁、JD.COM、融创入股万达商业,四大巨头共同出资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港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者持有的约14%股份。其中腾讯出资100亿,同阵营的JD.COM也拿出50亿。
腾讯率先斥资300多亿帮助万达商业解围,终于暂时填平了之前对赌协议的坑。此外,阿里购买万达院线约13%的股份,拿回近47亿元。有了两大巨头的拯救,万达的日子好过了很多,计划中的转型也得以推进。
然而,新的问题出现了。
腾讯等公司拿出340亿股份,还附带了一个对赌协议:万达商业需要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。否则,投资方有权要求万达现金补偿。
虽然万达方面相关人士否认了这一协议,但从腾讯入股的那一天起,万达商业就开始全力冲刺IPO:更名为万达商管,并承诺1-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,停止开发房地产,转型为纯商业管理运营企业,尽快上市。
2021年10月,万达商业管理首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;过了一年多,我分别在去年4月和10月交了两次表。然而这些努力无疾而终,没有下文。
到今年5月底,腾讯还没有按照对赌协议“逼宫”,但万达集团已经遇到了提前还贷的潜在威胁。
万达商业管理层在一份公告中称,万达集团在境外有三笔美元银团贷款,总存量为13亿美元。根据协议,如果珠海万达(持有万达商管100%股份)未能在5月8日前上市,且超过2/3的参股银行要求还款,万达集团需要偿还贷款。
公告称,经万达集团与参与银行沟通,截至公告日,无银行提出要求万达集团提前还款,该条款暂无触发风险。
这是万达集团可能陷入流动性紧张的又一信号。此前,万达地产因两起案件强制执行金额超过10亿元,因不履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即“老赖”。
在所有这些危机和传言的背后,万达集团需要更多的流动性。但在互联网圈,Tik Tok还是够大的,愿意帮拉班达一把。
03
2012年,当王健林和马云定下“小目标”的赌局时,初出茅庐的张一鸣刚刚成立今日头条。
此后十一年,王健林经历了从首富到“第一负”的跌落,并逐渐从谷底攀升。另一方面,张一鸣抓住了中国互联网信息分发模式迭代的新浪潮,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企业家之一,并于2018年底退休。
在5月中旬发布的“2023新财富500富豪榜”中,张一鸣上升至第二位,超过马云、马花藤等人,仅次于农夫山泉的钟睒睒。王健林和王思聪排名第25位,较上年下降9位。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早已失去了勇气。
张一鸣的公司并不缺钱。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Tik Tok集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426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3000亿元。
虽然与张一鸣没有太多交集,但王健林和万达把暂时不需要的“瓶瓶罐罐”卖给这位年轻的互联网首富,却是一条轻松的路径。
此次出售的快钱与Tik Tok正在大力发展的电子商务和本地生活领域有着高度的关联。
在此之前,Tik Tok已经拿下了互联网支付、小贷、保险经纪等多个金融牌照。如果能获得覆盖全国的线下银行卡收单牌照,Tik Tok将能拓宽线下支付场景,为自身商业生态带来更多流量和用户。
但是,区区10亿元对万达的意义非常有限。
万达商管财报显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,公司短期借款超过68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超过730亿元,合计近800亿元。同期,万达商管持有货币资金305亿元,无法覆盖短期债务。
无论如何,卖快钱获得的10亿美元只是沧海一粟。如果万达商管长期不能上市,如何拿出300多亿,回购腾讯等投资方的股份,势必成为一个大问题。
从这个角度来看,万达以“白菜价”卖快钱,有向Tik Tok抛媚眼、“交朋友”的魅力。
一方面,传闻中的10亿报价并不贵。此前有消息称,2020年,JD.com欲收购快钱,交易价格16亿。最新报价相当于六折。
另一方面,有了“腾百万”告吹的经历,加上腾讯带来数百亿资金的帮助,万达或许也期待,在双方关系由浅入深之后,Tik Tok能效仿前辈,大手笔出手。然后,把群里不重要的生意拿出来,把个人感情廉价出售,是一种主动示好。
更重要的是,万达对Tik Tok的价值不仅在于廉价的金融牌照,还在于遍布各大城市的商业中心。
公开数据显示,2022年万达商管开业55个万达广场,万达广场共有473个项目,在建187个。这些商场聚集了大量的商户和客流,Tik Tok也在不断增加更多的生活服务,这只是互补,想象空间不可小觑。
对于Tik Tok来说,如果能交到万达这个难缠但家庭背景强大的新朋友,显然有助于其在更广阔的市场上与美团、阿里等对手竞争。或许是因为这个因素,Tik Tok在否认收购快钱的声明中很少承认双方在接触。
从2012年到2023年,王健林和万达反复与中国互联网的人共舞,一边被动地“填坑”,一边被动地“挖坑”。现在,Tik Tok有望成为万达的下一位合作舞者,这场演出的大幕已经悄然拉开。
参考数据
商业人物,“王健林和马云的赌局真的成了笑话”。
金融故事,《340亿战争投资背后,你敢说万达“选边站”吗?千万不要把大哥当小弟。
界面,“万达拟卖10亿支付牌照给快钱,字节跳动在初步接触”
众信。com,“业绩造假”“将被华润集团收购”?万达紧急公告否认”
新浪港股,“五年坎坷上市路,340亿赌顶!刚刚万达敲定了今年在香港上市!》"

作者:奇亿娱乐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奇亿娱乐 版权所有